鬼。幻焰。

容易走极端的家伙。一破画画的。
微博 http://weibo.com/salnick128

 

【授翻/allenbert】By Any Other Name (1/4)

By Any Other Name


原作:闪电侠Season3 Xover 哈利波特

作者:The Forgotten Nobody

分级:G

警告:无警示内容 

配对:Barry/Julian

翻译:鬼我

校对:晒你


概述:当Julian的往日校友突然到访,发生的事情使Barry始料未及。

 

背景设定:魔法界大战后,Draco因为某些原因,丢弃了原来的身份隐姓埋名跑到美国,化名Julian成为一名CSI并且与闪电侠Barry是同事。Harry Potter是Julian(也就是Draco)魔法界的朋友,他俩并没有浪漫关系。本篇的配对是Barry Allen和Julian Albert,清水无差。



-1-


Barry匆忙朝着实验室楼梯上奔跑着,肩上的背包被甩得老高。他确实迟到得太久了——没有什么闪电侠紧急情况的借口——纯粹就是睡过了头。本来Barry打算就这么直接冲进去,突然听到房间里传出一声大吼,他咽下嘴里含着的道歉慢下脚步。

“我说了不,Potter!”Julian严厉地说。

Barry踮起脚走向门边。他知道偷听不是英雄所为,但就是忍不住想知道究竟是谁会让Julian愤怒到大喊大叫。他靠在那扇虚掩的门边听到有人说:“来吧Draco,每个人都想见见你。”

Draco?Barry困惑地皱起眉头,难道是还有别的什么人在房间里吗?或者这个人——Potter——叫Julian是Draco?口音听着也像是英国人,也许是个亲属?童年伙伴?

他听到地板上沉重的踏步声。Julian正走来走去,这是他感到挫败时的习惯,Barry很清楚。

“我可以肯定。”Julian冷笑出声,“看看可怜的Draco对他自己做了点什么好事。”

Barry都能想象得出那双灰色眼睛眯起来喷火的样子,他已经被这么盯着很多次数了,这使他几乎开始同情起那个家伙。

“活得像个麻瓜。真是讽刺。我必须让你知道,现在的生活是我奋斗得来的,已经完完全全跟过去断绝了关系。我不会让任何人,尤其是圣人Potter,来摧毁这一切。”

Barry感觉像是踩进了云雾里。麻瓜是个什么玩意儿?是个英国词汇还是什么?

“没有人想那样做的。我敢肯定我不会这么做。”Potter安慰道,“我只是想既然我过来这里,或许你会想一起去。只是个纪念活动,会很棒的。”

“好像我指望着还能记起那个天杀的可怕的时刻。我很震惊你还记着。”

“那本来就不该是个悲伤的活动,仅仅是一场非公开的庆祝会,只对当时就读的学生开放,当然还有些教授会来。不过是个叙旧的机会,我完全没有在邀请你去做个演讲什么的。”

“并没有什么区别好吗。我告诉过你了Potter,我没兴趣参加一个不希望我出现的活动。”

“你没有被人仇恨,一点也没有,Draco。另外我听说Parkinson会去。”

“你总是在妄想,Potter。”Julian嘲弄地说,“她这么说,绝大多数情况只是阻止别人再去纠缠她,就像你现在这么缠着我。你听到我的答案了,我不会改变主意,所以你走吧。”

“那么,好吧。我还会再来。有点咨询的工作,我会在这呆几天。”

“呆得开心。”

虽然极其困惑,但能够听到Julian讥讽除了自己之外的其他人,Barry还是对此相当满意的。

“我们会再见的,Draco。”

“希望别见。”

Barry担心被逮到,急速闪出大楼。大脑里回放着刚才听到的一切,太全神贯注以至于没看着路,在大门入口与一个人撞个正着,接着被一把牢牢地抓住手臂以防他摔倒在地。

“噢抱歉,伙计(mate)。”一个彻底的英式道歉冒出来,Barry猛地抬起头,张大了眼睛。看着这个站在他面前的男人,Barry的第一感觉绝对不会把他和Julian联系在一起。他们几乎是完全相反的类型。Julian是闪亮与完美的整合,而这个人的皮肤晒得黝黑,一头乱七八糟的黑头发,翡翠绿色的眼睛,鼻梁上还架着一副圆镜框。显然他比Julian友善多了,此刻脸上带着一种可爱又尴尬的微笑。突然,Barry想知道Potter是不是Julian的前任,这个想法使他的胃不舒服地翻腾起来。

“呃……不,是我的错。”Barry说,意识到盯着对方看的时间有点长,他往边上退一步让这位神秘的Potter走过去,只是抬头看了下实验室对方就消失了。

走进实验室,Julian还在来回踱着步,看来这证明了刚才的对话的确使他心烦意乱。他根本没有留意到Barry。

松了口气,Barry作出困惑的表情问道:“你还好吗?”

Julian停下来,绷直背脊转头看向Barry,皱起眉头咕哝着:“很好……很好。”认识到自己的行为有些怪异,Julian跌坐进椅子里。即使Barry刚才没听到什么,此刻也会注意到Julian从来没有如此无精打采过。他总是有着完美的姿势,他做的所有事情都把握了绝对的精确和优雅,而Barry只有嫉妒的份。有点像天鹅。Barry认为Julian不会感激拿他同一只禽类作比较。

“你确定?你看上去有点……焦虑。”

“我说了我很好,Po……Allen。”Julian猛地闭上嘴,口误让他的心情更差了。他深吸一口气,换做平静的声音说,“我很好,所以你到底要不要开始工作,还是说你就准备这么站着浪费时间?”

“好吧,是我多嘴了。”Barry举起双手投降。显然Julian不会对他说一个字。

Barry开始工作,顺便一边瞟着Julian。他极度渴望知道Potter到底是谁,为什么他叫他Draco,但在不让Julian得知自己偷听的情况下,他怀疑自己没有能力从这个金发男人那里探明什么,而这也许会毁了他对促进他俩关系所做的努力。Barry叹了口气,打开笔记本电脑开始打字。运气好的话,Potter会再一次现身的。

 

结果证明,没过多久Potter就出现了。

当他们在忙着一个新案子(一间仓库被炸飞,没有明显的犯案者和肇事理由),Barry正越过Julian的肩头俯身查看他的电脑(没有偷偷闻他超棒的古龙水味儿),这时响起敲门声,没等他们回应门就开了。

“嘿Draco,我想也许……噢抱歉!”

Julian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你的脑袋里真的一点礼仪都没有,是吗?”Julian回应道。

Barry直起身给Potter一个微笑:“嗨,我是Barry·Allen,昨天撞到你的那个。”Barry边说边揉着后颈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刻意忽略Julian在他绕过桌子向对方伸出手时投来的怒视。

Potter愉悦地握住他的手:“Harry·Potter,很高兴见到你。”

“这场面真可爱但是如你所见Potter,我很忙如果可以麻烦你……”

“那么你是怎么认识Julian的……哦Draco,我想你是这么叫他的?”Barry打断Julian,在他把人打发走之前想要知道那些事的答案。

而与此同时从他身后传来一声尖利的吸气声。Julian说:“只是个小时候愚蠢的绰号。过去Harry和我一起上学。他到美国来出差,然后看上去很热衷于打扰我。”他带着怒视迅速扫了Harry一眼。就算他碰巧是个前任,Barry也忍不住喜欢那个家伙。

“Draco喜欢假装我们不是朋友。”Harry会意地说。Barry看着Julian怒视他的样子笑了起来。

“说真的Potter,我们还有活要干所以你应该现在就离开。”

“好吧。我本来是打算问你想不想一起吃午餐,如果你那么忙我还是走吧。”

“你去吃午餐。”Barry迅速接口。即使这话说得有点冲,但Barry想,让Julian跟老家来的人聊聊天应该会比较好。自从有天晚上他们一起出去喝酒之后,Julian开始慢慢愿意告诉他一些有关Harry的轶事,但是都止于皮毛。在他小时候的确发生过某些事,Barry有一种感觉,这会帮助Julian重新回到人群中。Barry看得出来,Julian没什么朋友。也许他从一开始就想错了,考虑到此刻Julian向他投来的死亡瞪视。

“是的Allen,让我离开然后你能趁机再一次旷工。”Julian说,出奇地平淡。这次轮到Barry翻白眼了。

“我不会旷工的。”他争论道,“我只是想那可能挺好的,你很少说起你的朋友和英国的生活,所以可能是个少有的机会。”

“为什么你不一起来?”Harry建议,“我很乐意更多地了解现在的Dra……Julian。”

Julian挫败地叹气:“我们真的没有时间去……”

“听上去真棒。”Barry咧嘴笑起来。

Julian把脸埋入他的手掌里。

 

他们决定去一家街角的小咖啡店。Barry时常在那儿买一些吃的,最近他开始给Julian带零食。他本希望好吃的东西能让Julian精神放松些,可是当他意识到Julian看上去还是很不舒服的时候,感到有些难受。他仍然不太懂为什么。Harry看上去是个好人,而且也不太像那种会到处乱说学校里糗事的人。

“那么,Barry,你也是个CSI?”Harry问道,咬了一口他的三明治。

“显然他是的。”Julian咕哝着。

Barry忽略了他回答:“是的,我们一起工作,从什么时候起来着?”

“一年前。”Julian说。啊是了。

“一年,是一段很长的时间了。你们怎么在一起工作的?”

Julian看上去不打算跳出来回答,Barry说:“一开始挺难的,不过我觉得我们开始稍微了解彼此一些了。”

那是事实。在Frankie事件(S303中的磁红女)之后,Barry和Julian相处的方式有了转变。或许Barry还不敢说他们可以称作是朋友。因为Julian变成一个不错的家伙,Barry吃惊地意识到这对他来说,真的,非常有吸引力,这是件好又不好的事情。可以这么说,那天晚上的某些念头让他确信了他是双性恋。不过他们之间还是有些避而不谈的部分。Barry希望这顿午餐可以稍微缓解这种氛围,可是情况看上去并不像他预想的那样。

“是的,Draco在学校时总是有点难相处。”Harry自然地说。再一次,Julian僵硬了一下。

“也许是因为名列前茅,对吧?”Barry问,希望能活跃气氛。赞扬Julian看上去是个不错的方式。

“差不多。”Harry说,“我最好的朋友Hermione是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Barry捕捉到Julian脸上显现出来的讥讽,希望至少Harry没看见。

“啊哈,他是局里最聪明的人之一。”Barry说,拍着Julian的肩头,“没什么能难倒他。”

即使Julian注意到Barry夸他夸得略过头了,他其实也不太介意的样子。他说:“我们不能都像你那样,否则谁来干活?”

如果不是Julian唇角微微上扬,Barry会觉得受到了冒犯。他情不自禁地为这个漫不经心的无礼笑起来,因为这是Barry想要的玩笑。这是潜伏在冰冷外表下真正的Julian,Barry想把Julian真实的那一面更多地发掘出来,他想要去摘掉那个拒人千里的面具。

“我没有总是迟到。”Barry咧嘴笑着,“所以,Harry,你在英国是做什么的?”

“我算是在军部吧,一个……军官。我在美国待一阵子看看这儿情况如何。”

“酷,你也许见过我的养父了, Joe West?”

“嗯……还没有。”Harry说,露出了奇怪的表情。但还没等Barry问出更多的问题,他口袋里的电话震动起来,扫了一眼屏幕,是说有新的转化人出现了。

“抱歉。”Barry说,“有点事,我要先走了。”

“等等Allen,我是不是要一起……”

还没等Julian说完Barry就跑出门了。

 

“这个女人拥有什么能力?”在恐慌的人群中,Barry努力想听清楚通信器里的声音,“某种女巫?”

他闪躲着那些直冲而来的刺眼蓝色咒语。不得不承认,不管这个女人是谁,她相当厉害。她穿着长长的宝石蓝色的斗篷,头上戴着精巧装饰的女巫帽。不仅如此,她还捏着一根魔杖,用某种方式在那上面聚集能量,Barry从没见过这样的事情。她在发射“咒语”之前都会念出令人费解的词语。Barry很快认识到“霹雳爆炸(Confringo)”会引起爆炸,咒语铸师(Spell Caster,作者原创的代号)最喜欢这招。

Barry躲过一个红色爆炸,爆破声在他身后响起。“你为什么这么做?”Barry对她喊道。在实验室里没人能找到这个女人的档案,所以Barry不知道她是谁。

“你在逗我吗?我从没觉得这么好玩!”咒语铸师大笑着甩出另一个咒语,那让交通信号灯变成了石头。Barry无法想象如果那咒语击中人类的情形。他往前奔跑,想要抢过她的魔杖并把她铐起来,但就在Barry快抓住她的时候,她消失了,差不多像是消失在空气中。

“你很不错!作为一个麻瓜来说。”

还没来得急躲闪,突然Barry的背部受到攻击,他的四肢被固定住了。就在意识逐渐消失之际,他的脑海里重复着那个词语。

麻瓜。

 


“我不知道伙计,这不像我们曾经遇到过的情况。”Cisco说。

Barry转过肩膀,Caitlin关心地看着他。幸运的是,麻痹没有持续很长时间,虽然他觉得关节还僵硬着。

“她像是有很多种能力。”Iris皱眉道,在桌边转着笔若有所思。

“那可能吗?”Wally问。

“也许吧。”Barry疑惑地回答,“我是说,她不一定是个真的女巫。也许她能偷取别人的能力再把它们变成一束光?”

“一个可能的假设,但那不能解释咒语怎么会从她的……魔杖里蹦出来。”Harrison说着,一边还在搜索咒语铸师的身份。结果他们还是一无所获,就像她从来不曾存在一样。

“特效?”Jesse说,“也许那位女士太热衷这种魔法的东西,就自己做了个魔杖。”

“我不在乎她怎么做到的。我只希望她能停止。”Joe说,“你知道她造成了多大的破坏吗?”

“我们下次会抓住她。”Barry满怀信心地说。突然他的电话震起来。不用看也知道是谁。“呃……我最好回去工作。我花了太长时间在午休上。”

“Julian在盯着你?”Iris脸上浮现出了然的笑容说道。Barry脸红了。自从他向她承认对Julian有想法,她就一直试着让他找那个CSI出来约会。

“他还是那样吗?我以为事情已经变好了。”Joe谨慎地说,完全误解了目前的情形。

“是在变好。”Barry说。“我只是让他陷入尴尬的境地。回头见伙计们。”

 

Barry迅速闪回办公室,立刻就面对了一个极度不满的Julian。

“那么,这段时间你去哪里闲逛了?”Julian问道,Barry试着不去想象自己像个受训的小孩。

“额……家庭紧急情况。”Barry避开Julian直视他的目光说,“抱歉我之前跑掉了。”

“你也应该感到抱歉,考虑到这首先就是你的错。”

“再一次抱歉,那……你听说了新的转化人吗?”

“什么转化人?”突然地,Julian进入高度警惕,几乎忘记了刚才还在指责Barry的事。

“街上有个女巫打扮的人。我听说她被称作咒语铸师。”

Julian没有说话。他的脸色苍白,叹息着摇摇头。“咒语铸师,当然。”他捏住眉头。Barry想也许永远不要向Cisco提起Julian对这个代号的看法。“详细说说她的能力?”

“我听到她一直在说一些词语,我猜是咒语,每一个都有不同的效果。有一个可以引起爆炸,还有一个可以把东西变成石头。她甚至还能瞬间移动,这太奇怪了对吧?我搞不懂她怎么可以拥有这么多不同的能力。”

Barry正说着,Julian蜷缩起来,疲倦地坐在椅子上。看到他这样使Barry想到了Harry,然后那个词语跳了出来。麻瓜。

Julian和咒语铸师都提到了这个词语,Barry还是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显然他被她这么称呼。Julian不可能是咒语铸师,但一定有什么联系。他敢开口问Julian吗?或者这个男人会说一点什么?

Barry知道第一个问题的答案。不可能。至少,还不到冒险挑衅Julian的时候,他觉得还是要等到Julian跟他的关系再亲近一些的时候再提起来比较合适。

“有伤亡吗?”Julian问道,带回Barry的思绪。

“两个人受了伤但没有生命危险。”Barry回答。

Julian松了口气:“很好。”

“会好起来的。”Barry想要使他安心,接着说,“闪电侠会搞定的。”

Julian发出一种不言而喻的响声,手指压在嘴上。他突然站起来说:“我需要出去一下。我想你不会告发我?”

Barry愉悦地摇摇头,在想什么时候Julian变成他了。

 


第二天早上,Julian跟着Barry的脚步到达办公室,他从来没有比Barry晚到过。他怒气冲冲地飞进房间,砰地一声把包摔在桌子上。

“我可以问吗?”Barry提问。

Julian深呼吸一口接着说:“不能。”

“那行。”想着或许能缓解一下气氛,他接着说,“Draco。”

那完全起了反效果。如果视线能杀人,Barry此刻已经化为了灰烬。“不要,叫我,那个名字。”

“对不起,以后不会了。”原本Barry计划着让Julian能喜欢他,现在看来几乎变得更加艰难了。Harry的出现让他们走了回头路。

突然,Julian泄气地说:“抱歉Allen。只是……发生了太多事。”

一个来自Julian的道歉?也许他们还在正确的轨道上。“没关系,有任何是我可以……帮忙的吗?”Barry满怀希望地问,但Julian摇了摇头。

“谢谢,但是不了。有些事我必须亲自去处理。”

“和Harry一起?”Barry冒险地问。

看上去他想否认,但之后却犹豫着说:“是的。你能看得出来,Potter和我在学校里的关系不怎么样。我真的希望把那些过去都丢在英格兰,但他的出现让这一切变得困难起来。”

“他以前欺负你?”Barry皱着眉头问。

Julian叹气:“我恐怕正相反。就像我说的,我有个……糟糕的童年,不是说他完全是无辜的但是,这很幼稚……是我先开始的。”

“噢……”Barry想了一会儿说,“好吧,但你变了。”他最后果断地又加了一句。“在我们小时候谁不是个傻小孩呢。”

Julian哼了声:“我假设这是一种说法。我无法想象你在偷偷暗示我,你小时候是个恶霸。”

“呃,我想不是。”Barry揉着后颈,“我之前迷恋我的养姐。”当Julian睁大眼睛的时候,Barry立刻后悔说了这种话。该死的Allen,这话不该对你喜欢的人说!“但现在不了,万一你想知道。只是证明我们都曾经犯过蠢,对吗?”Barry对着他露出尴尬的笑容,Julian缓缓摇了摇头。

“我知道的越少越好。”他笑了起来。

“也许最好。”

“好吧,谢谢你了Allen。我们现在该回到工作上了。”

“请吧。”Barry愉快地说。

 


咒语铸师没有出现,Harry也没有。Barry和Julian用了一整天把工作做完。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之前那个仓库爆炸案和这个新转化人有关。当晚,Barry发现星际实验室的其他人还是没有研究出来关于这个新转化人的信息。

“我们唯一掌握的就是当天监视器拍下的画面。感谢她的瞬间移动,我们没搞明白她从哪儿来的。”Cisco闷闷不乐地说。

“你说你认为她应该对那场火灾负责。”Caitlin问Barry。

“这说得通。”Barry耸肩。如果她能用爆炸,她或许也能用火。

“所以大火和爆炸。只为了好玩?” Harrison说。

“也许她想得到什么东西。”Jesse建议道,“下次她出现的时候我跟你一起去。这样即使她瞬移,我们中的一个还能追上她。”

“听上去不错。”Barry说,看向角落里的Harrison。

年长的男人长出一口气对Jesse说道:“你可以去。”

“太好了,下次她出现我们会抓住她。”Barry肯定地说。Jesse走过来与他碰拳。



Barry的手机突然震起来,他正在电脑前啃着午餐。屏幕上出现的是“咒语铸师已定位”的短语和具体位置信息。他吞咽了一下,瞥见Julian正在忙着打字。

“嘿,额,我实在是不太想吃这个。我出去再买点别的吃,一会儿就回来。”

Julian抬起头看过来,眯起眼问:“一切都好吗?”

“是的,当然。回头见。”

 

Barry到达现场的时候只见Jesse正忙着闪避咒语。那个女人疯狂地尖笑着,而在场的不止她一人,还有另外两个。Jesse正在尝试击倒咒语铸师,另两个男人看上去在互相扔着咒语。

“咒语铸师有同伙?!”Barry对着通讯器问,并及时加速冲向Jesse把她从一道黄色闪光前拉出来。

“看上去是的。”Caitlin说,“小心点。”

“收到!”Jesse说,向Barry点头致谢前试图再次击中那个女人,但她又消失了。与此同时,从另两个对战的巫师那里射出的咒语,反弹在一个亮蓝色盾牌形状的咒语上后笔直冲向人群。Barry迅速冲到将要被击中的某个路人面前把她带到安全的地方去。

“嘿!住手!”Barry对巫师们喊道,分散了他们的注意力,抢下他们其中之一的魔杖。(他还是不习惯叫它们是魔杖。)

“嘿,我是你这边的。”其中一个男人喊道,Barry想告诉他他并不在乎,因为这是在危害公众安全。突然,魔杖消失了,又在那个男人手上出现。那个男人喊道:“动起来!”

Barry被咒语推开了,他的面前竖起一道盾牌,跟之前盾形咒语一样。

“该死的慢吞吞的美国奥罗。”那巫师躲避着另一个咒语时咕哝着。

“伙计,我觉得这些家伙嗑嗨了。”Cisco说。

“我该相信他吗?”Barry问,同时躲开一道射过来的红光。

“他的确救了你的命。”

“我想是的。”他指着那个还在扔防御咒语的人说,“继续用你的……咒语。我会从后面抓住他。”

“试试吧。”

Barry冲向另一个巫师,他是这群人中最糟糕的一个,穿着一件破旧的红色斗篷,头发看上去好几年没洗。他发现那个“好巫师”扔出一个褐红色咒语击中了对方,此刻Barry抓住机会发起攻击。就在他快要抓住那人的时候,突然一个声音响起:“减震咒(Arresto momentum)!”

一瞬间Barry无法快速移动。事实上他感觉自己像在流沙上奔跑。他抬头对上的是咒语铸师举着的一个防御咒。

发现自己的咒语失效了,“好巫师”向他们的方向瞬移过来,但Barry听到咒语铸师喊着另一个咒语冻结了刚才他站的地方,他甚至看不到Jesse。

“你知道。”那个没洗头的巫师对Barry露出他弯曲的、黄色的牙齿,“我一直很想试试这个。或许可以用在你身上。钻心剜骨(Crucio)!”

从没体验过的巨痛吞没了Barry。血液像是流动的火焰,从里到外灼烧开来,骨头啪啪作响。他摔倒在地,听到耳机里伙伴们的尖叫,眼睛几乎要翻到脑后。在痛苦结束之前他最后听到的是一声熟悉的大喊:“除你武器(Expelliarmus)!”

 


TBC

  18 7
评论(7)
热度(18)
  1. 鬼。幻焰。鬼。幻焰。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om&grantisREALalsoAllenbert

© 鬼。幻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