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幻焰。

容易走极端的家伙。一破画画的。
微博 http://weibo.com/salnick128

 

After Noon 37【HP/哈德/正剧向】

巨好看!!!呜呜呜看了一天!!!赞美作者太太!!!

ハジメ:

 • 说起来实际上我个人对英雄类角色不感冒……好吧实际上我对HP里除了拽哥万事通卢娜之外的人都不怎么感冒,但是当然不会讨厌_(:з」∠)_


 • 个人平时的偏向还是很明显的,写文的话……各位不觉得太OOC我的目的就达到了


 • 700fo感谢!!


 • 昨天晚上收到了封面样稿,排版也开始了w不过我觉得还是不会太快,样本到我手里之后我会拍几张发上来


 




目录归档:目录




————————————————————




Chapter 37 福灵剂



  通往校长室的路上没有人,但德拉科没有解除幻身咒,他站在滴水兽面前不断猜测口令,能想得到的魔药名称快被猜遍了,石雕还是没有打开的意思。
  斯内普教授会设置什么?教授喜欢的除了魔药……波特的母亲?
  “莉莉。”德拉科试着说,“莉莉・伊万斯。”然而还是不行。
  “凤凰社。”
  “邓布利多。”
  在他说出前任校长的名字后,石雕终于转开露出后面的螺旋楼梯,他冲了上去,推开门却发现办公室已经空无一人,连肖像画都全部空了。
  见鬼,本来想着就算找不到斯内普教授,也能和邓布利多聊聊的。
  德拉科在教会赫敏幻身咒之后,万事通小姐就拉着罗恩跑出了那间屋子,德拉科思考半天,也决定来找斯内普,可惜扑了个空。他站在校长室思考接下来该去哪儿,他在开始猜口令时就感到楼下一阵地动山摇,如果没猜错应该是霍格沃茨的石墩全都“活了”,上辈子只顾着逃命的时候他看到过。然而现在安静好一会儿了,德拉科决定先去大礼堂看看,说不定半道上也能碰见一些人。
  城堡像是空了一般,直到他来到大礼堂,才看到麦格教授正在对所有聚集在一起的学生说着自己的安排,除了斯莱特林之外其他三个学院的学生都显得振奋不已。哈利正沿着格兰芬多长桌寻找着什么人。
  “我知道你们准备抵抗。”
  一个熟悉而陌生的声音淹没了麦格教授的声音,它好像是从四面八方发出来的,充斥了整个大礼堂。学生们发出尖叫,有的人搂作一团,惊恐地四处张望。德拉科动弹不得,他这才意识到自己这辈子还没有直面过伏地魔,最接近的一次也是在戈德里克山谷,在赫敏拉着他们幻影移形的前一秒感受到了背后冰冷的视线。
  他还是对这个声音充满了恐惧,甚至下意识捂住左臂,就那么站在门口一动不动。
  “你们的努力是没有用的。你们不是我的对手。我不想杀死你们。我对霍格沃茨的教师十分尊敬。我不想让巫师流血。”
  大礼堂内一片寂静,呼吸都显得那么突兀。
  “把哈利・波特交出来,”伏地魔的声音说,“你们谁也不会受伤。把哈利・波特交出来,我会让学校安然无恙。把哈利・波特交出来,你们会得到奖赏。”
  “我等到午夜。”
  寂静再次吞没礼堂,所有人都下意识地用眼睛找着哈利的位置,包括德拉科。无数道目光死死盯着雕像般的哈利。德拉科还没有下一个动作,斯莱特林长桌上突然传来一道刺耳的尖叫。
  “他在那儿!波特在那儿!快把他抓住!”潘西或许是害怕极了,带着哭腔喊。
  “不行!!”
  当所有的目光投向门口,德拉科才意识到自己也惊恐地尖叫出声了。而当所有的目光都变得更加惊恐,他才意识到自己还没解除幻身咒,对其他人来说这又是一道看不到说话人的声音。
  金发的斯莱特林连忙用魔杖敲了敲自己头顶,当他现身,听到了不止一声惊呼自己名字的声音。
  “德拉科!?”潘西不敢相信地看着他,布雷斯猛地站了起来。
  但德拉科没管这些,他无视所有目光跑到哈利面前,一把按住他的肩膀。
  “你不能去!”德拉科焦急地说。
  “我没说要去。”哈利奇怪地看着认定了自己一定会去的德拉科。
  ……看来是着急早了?德拉科尴尬地收回手;“我怕你逞英雄。”
  所有人惊讶地看着一个斯莱特林要把哈利交出去,另一个打死不让他去,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态度才不突兀。
  麦格教授清清嗓子:“谢谢你,帕金森小姐,你和费尔奇先生一起先离开礼堂。你们学院的其他同学也可以跟上。马尔福先生……”
  “我留下看住这个白痴。”
  “……咳咳,斯莱特林先走!”麦格教授大声说。
  板凳碰撞的声音响起,德拉科还在忙着和哈利互瞪,有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看见你还活着我真意外,马尔福。”布雷斯调侃道。
  “是啊,居然没被波特气死,我也挺意外的。”德拉科附和。
  “你可以走,免得被我气死。”哈利翻白眼。
  “哦得了吧波特!有没有人说过你的激将法简直太烂了!”
  哈利顿时有些尴尬。
  “两位,我没兴趣打扰你们打情骂俏。”布雷斯伸出一只手示意暂停;“我只是来打声招呼顺便道别,马尔福,我还能看到活着的你吗?”
  “你最好保证自己还能活着见到我,扎比尼。”德拉科说。
  黑皮肤的斯莱特林笑了笑,对哈利留下一个德拉科看不懂的眼神,跟在赫奇帕奇们后面离开了大礼堂。
  四张桌子渐渐地空了。斯莱特林桌旁空无一人,唯一留下来的那个站在格兰芬多的位置上;而拉文克劳鱼贯而出时,一些年纪较大的同学坐着没动;赫奇帕奇留下来的就更多了;格兰芬多更是有一半的同学都待在座位上。麦格教授只好从讲台上下来,强行驱赶不到年龄的学生。
  亚瑟・韦斯莱正焦急地问着留下来的格兰芬多有没有见到罗恩和赫敏,金斯莱走上讲台,开始发表护卫安排。
  “嗯……抱歉?”哈利装无辜地说。
  “晚了波特,我告诉你,等打完伏地魔你别想我还能这么忍你……”德拉科说着说着突然停下了,然后慌张地在皮袋里掏来掏去,终于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后捏着哈利的下巴就要往他嘴里灌。
  “马尔福!?等、你不能因为我惹你生气了就要毒死我!”哈利拼命挣扎。
  “谁要毒死你!一两口没问题!”德拉科把小瓶子在他眼前晃了晃,“福灵剂,给我喝下去!”
  “等等!!”哈利用力推开德拉科,“你哪儿来的福灵剂?”
  “几年前自己做的,一直忘了,品质有保证,你赶紧……”
  “把它分下去。”
  “……什么?”德拉科以为自己没听清。
  “听我说,德拉科。六年级那次食死徒入侵我把魔药课上得到的福灵剂留给了罗恩他们,他们战斗前一人分了两三滴,于是所有打向他们的魔咒都会恰好偏离一点!”哈利兴奋地说,“你这比我的多一倍!分下去能给好多人!”
  德拉科看了眼挤在讲台上的人群;“你注意到没?即使一人两三滴,也分不给所有人。”他冷淡地说。
  “对,我明白,可我在意的太多。”哈利说,“所以你去,你去分给你认为需要的人,当然包括你自己。你比我能分析清楚事态……实在不行就,从我们都熟悉的人开始,我很想自私但我真的办不到……”
  “所以你把这个工作推给我,到时候如果有谁出事就归我……”
  “没有!我不是这个意思!”哈利惊慌地否认。
  “别扭扭捏捏的,波特,我没说不行。我还挺乐意去做这事的,前提是你先喝一口。”德拉科在脑内回顾着自己能够记住的死亡人员名单,他的目标很明确,比如弗雷德・韦斯莱、莱姆斯・卢平、尼法朵拉・唐克斯。德拉科盯着哈利硬是要他先抿了一小口,然后接过瓶子。
  “怎么样?你现在有没有突然想去做的事?”德拉科紧张地问。
  “我突然觉得我得去魔药储藏室一趟!”哈利雀跃道,把活点地图往德拉科手里一塞,告诉他如何使用之后就走了。
  “……啥?”
  德拉科看向一溜烟跑走的黄金男孩,突然想知道他是不是为了不想被伏地魔阿瓦达,准备提前喝瓶毒药。
  





  
  拿着活点地图和福灵剂,德拉科找到了每一个自己认为哈利会在意的人,悄悄告诉他们拿一个容器来盛两滴福灵剂,战斗开始后再吞下,因为他不确定两滴能持续多长时间。
  轮到卢平和唐克斯时,狼人从口袋中掏出了一张照片递给他。
  “泰迪的照片,哈利已经看过了。”狼人温和地说,一旁的唐克斯头发变成了金色。
  “魔法照片吗?”德拉科犹豫半晌,接了过来,照片上是一个长着一簇青绿色头发的小宝宝,正冲着镜头挥动着胖胖的小拳头。“我还以为能看到他头发变色的样子。”他有些失望地说。
  “我可以现场变给你看!”唐克斯开心地说,随即把头发颜色换来换去,在德拉科眼前晃着脑袋。“或者你可以什么时候去我家……不嫌弃的话。”
  “值得考虑。”德拉科挑眉,“你不在家看着他?”
  “我母亲会照顾他的,而且我受不了被蒙在鼓里的滋味儿,更何况,我对你有点好奇。”唐克斯说。
  德拉科没再说什么,耸耸肩将照片递回去,随后又去找其他人。
  当小瓶只剩最后一层薄薄的金光,没被分到的人还是占了大部分,他自己还没留,德拉科盖紧瓶盖,和地图一起收进皮袋,这时远处传来了一声古怪的、哀恸的尖叫。
  午夜到了,战争开始。
  这声惨叫又让他想起一件事:上辈子自己在前往有求必应室找哈利之前也听到了一样的声音,也就是说那时哈利还在学校,那么他去禁林是在……
  灌早了啊!!!!德拉科简直想要惨叫,他绝望地转身,正好看到浑身脏兮兮的赫敏和罗恩,他们都抱着什么东西,罗恩胳膊下还夹着一把飞天扫帚。
  “……把你们给忘了啊!!!”德拉科放声惨叫,吓到了还在兴奋中的两人。
  “什——什么?怎么?”罗恩慌张地问。
  “我有一瓶福灵剂,波特说尽可能多地分给别人,活点地图上没看见你们我就忘了啊!”
  “没事,总不可能所有人都分到。”赫敏不在乎地挥了挥手,“哈利,哈利呢?你们没待在一起?”
  “我灌了他一口福灵剂他就突然说要去魔药储藏室,正打算去找他。”德拉科烦躁地说。
  罗恩和赫敏对视一眼。
  “那一起吧,我们也要去。”赫敏说。
  “算了,你们去我就不去了。”德拉科想起上辈子有求必应室的火海,不知道这次那两个大块头还会不会出现,如果真的出现了,自己最好别过去刺激他们,万一克拉布再用厉火烧了地窖怎么办。
  三个人分别向两个方向跑去,德拉科只想找个安全的地方躲一躲,等中场休息再去给哈利灌一次福灵剂。然而他刚走到一处楼梯就撞上了往下跑的金妮。
  “……拜托你们了别一个接一个冒出来啊!”
  为什么他把波特的小女朋友给漏了啊!!
  “什么!?有危险!?”金妮立刻警惕地举起魔杖向四周看。
  “不,没有。”德拉科自暴自弃地说:“我跟你一路走。”
  好歹他的战斗力比真正十几岁的孩子好得多,不是吗?
  德拉科跟着金妮加入了战斗,二楼还算平静,然而一楼魔咒乱飞。或许是福灵剂的原因德拉科到现在还没有看到刚才自己见过的脸毫无生气地倒在地上。金妮战斗起来比五年级在神秘事务司时更加疯狂,好几次德拉科都险些以为身边站着的是个身经百战的凤凰社成员。德拉科虽然总是想逃避战斗,然而这不代表他很弱,说实话,真的加入进来会发现这些食死徒甚至不比曾经追杀他的魔法部傲罗可怕,即使在没有神秘事务司那些环境条件的情况下,德拉科也没有觉得吃力。
  他在歇口气的时候往外看了一眼,顿时失声喊道:“波特!?”
  “哈利?你看见哈利了?”金妮气喘吁吁地问,潇洒地甩了甩头发。“哦,那快去吧,我知道你会担心他。”
  德拉科没有反驳也没有解释,直接跑了出去。他从窗口看到哈利正在往禁林的方向跑,满脑子只剩下要去拦人。当他跑到半路周围的空气突然异常冰冷,德拉科看到一大片摄魂怪向哈利飘去,赫敏在尖叫着,她和罗恩的守护神消失在空中。德拉科不敢再靠近,他学习守护神咒的进展实在缓慢,最好的一次也只是放出了一大片银色的雾。
  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召唤出有肉身的守护神,可哈利看起来已经被黑雾吞噬了,他不知道还有没有时间等其他人赶来,德拉科只知道说什么不能让哈利死在这里,无论如何哈利必须好好活下去,而不是因自己的犹豫死亡。
  “呼神护卫!”他孤注一掷地喊。
  一片银白色的雾从魔杖尖涌出,紧接着凝出了实体,德拉科目瞪口呆地看着一只动物咆哮着冲向摄魂怪,打散了围着哈利的黑雾。紧接着又有一只兔子、一只野猪和一只狐狸从身后奔跑而来,掠过罗恩和赫敏的头顶成功逼退其他方向的摄魂怪。
  “哈利!快!”赫敏大喊,哈利顺着空中的银线向后看到他们时,眼中充满了不可思议。他握紧魔杖,召唤出了牡鹿守护神在空中奔跑。
  “太感谢了,”被摄魂怪影响了的罗恩颤抖地说,“得救了,你们救了我……”
  一阵巨人的吼声从禁林方向传来,哈利大喊着快跑,德拉科愣了一瞬,追着他们跑去。
  “马尔福,你什么时候能变出来守护神的?”罗恩看到德拉科,插空问道。
  “就刚刚。”德拉科恍惚地回答。
  “你还好吗!”赫敏大声问。
  “不好!我他妈是个斯莱特林!”德拉科惊恐地说:“萨拉查啊!为什么我的守护神是只狮子!”
  跑在前面的哈利发出一阵大笑,一点也不像刚才遭遇了那么多摄魂怪的模样。他指着打人柳让所有人都过去,德拉科终于缓过神,一把抓住停下的哈利。
  “你去禁林干什么?”他质问。“伏地魔可能会在那儿!”
  “不,不是禁林。”哈利指着另外两个正在试图让打人柳停下的同伴;“我们去尖叫棚屋,这里有条密道,你怎么来了?”
  “凑热闹。”德拉科随口瞎扯,“我都来了,别想把我赶回去!”
  哈利看起来似乎也在赶时间,没有一直坚持,只是让他跟在罗恩后面最后爬进密道。










————————————————————————




分福灵剂的时候德拉科的心理活动就是我的写照,一会儿一个一会儿一个往外冒!求你们了不要一个接一个冒出来啊!!!


唐克斯被我强行提前出场,我要救她(理直气壮.jpg)




  417
评论
热度(417)

© 鬼。幻焰。 | Powered by LOFTER